图片 14

鲍承先一生做有何工作 西晋初年盛名大臣鲍承先简要介绍

我们经常说,中国盛世首推康乾盛世。康熙61年,乾隆实际64年,这两大巨头治下,中国的文治武功确实是非常厉害的。可是我们绝对不能忽略承前启后的雍正皇帝。可以这样说,在我国古代哪个皇帝最会赚钱,哪个皇帝能在最短时间内提升整体国力?那就是雍正皇帝。

鲍承先(?-1645年),山西应县人,后入汉军正红旗。清朝初年著名大臣、谋士。鲍承先原是明朝副将,万历年间为参将,天命六年(1622年),他投降后金,仍为副将。清太宗天聪三年(1629年)进入文馆,随皇太极攻打明朝京师顺天府。据说他参与反间计诛杀袁崇焕。天聪八年(1634年)被授为二等轻车都尉,崇德元年(1636年),被皇太极授为内秘书院大学士,崇德三年(1638年),授为吏部右参议,崇德五年(1640年)率兵围困明朝锦州,因畏缩退避被论罪,后来因病解任。顺治二年(1645年)去世。

支仓常长(Hasekura Rokuemon
Tsunenaga,欧洲当时译为Faxikura;1571年─1622年),日本仙台藩大名伊达政宗的家臣,藩士。支仓六右卫门常长在1613年到1620年间率领使节团先到墨西哥后又转往欧洲,之后回到日本。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派往欧洲的日本人。他的出访也是法国与日本关系史上第一次有记录的交流。对于支仓常长早年生活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参加过日本太阁丰臣秀吉所发动的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国称为“万历朝鲜战争”或“壬辰倭祸”,韩国称为“壬辰倭乱”,日本称为“文禄·庆长之役”)(1592年到1597年)。

鹤姫(つるひめ、大永6年(1526年)? –
天文12年(1543年?)),生卒年不详、战国时代的人物、伊予国大山祇神社(爱媛县大三岛)的大宫司大祝安用的女儿。

中国古代,没有严格的数字统计。所以,整体GDP我们也不好估量,我们大概只能以国库存银来看当时政府的执政能力。雍正接康熙的班时,我们知道,康熙末年吏治松弛,国库空虚,整个大清国库不到700万两存银。雍正呕心沥血地干了13年,这位四爷交给下一位四爷的国库有多少存银呢?有6000万。

图片 1

西班牙接近日本

原来的大祝氏、为伊予河野氏的一门。战国时代、周防大内氏在中国地方和九州地方的势力扩大、而在濑户内的大祝氏势力也跟着扩大。大祝氏历代担任神职的人从未上过战场、但当有战争发生时会从一族中选出一个人来代理主公出战。1534年(天文3年)当大内氏侵略之时、哥哥安舎就以代理人的身分出战并且击退大内军。

图片 2

人物生平

西班牙从16世纪安德烈斯·德·乌尔达内塔(Andres de
Urdaneta)发现了由菲律宾至墨西哥的航线以后,便开始以他们的领土菲律宾为基地进行墨西哥到中国之间横越太平洋的航运。马尼拉在1571年成为主要的基地。

图片 3

从700万到6000万,短短的13年时间,这个要算经济增长率的话,肯定年年超过15%。而且还有一笔账要算,乾隆爷干了满打满算64年,当他真正撒手而去,也就是嘉庆三年的时候,全国国库存银也不过4000万两。也就说雍正交给他儿子6000千万两的时候,64年之后,国库没有增长,按照现在的话说,乾隆爷这64年是一个经济整体下行的状态。这样来算的话,乾隆爷时期,还算盛世吗?

归降后金

西班牙商船经常会由于恶劣的天气而在日本海岸附近失事,这是两个国家接触的开始。西班牙人想在日本发展基督教信仰,但这种努力遭到了耶稣会的强烈抵制,这些人自1549年就开始在日本传教。另外,葡萄牙和荷兰也不想西班牙参与对日贸易。

1541年(天文10年)大内氏手下的水军将领?白井房胤侵入、于是安房代替成为神职的哥哥?安舎以代理人身分出战。安房与河野氏和来岛氏连手迎战。虽然后来击退大内军、但安房本人也因此战死。同年10月.大内氏再次进攻、于是16岁的鹤姫代替安房以代理人身分出战并且杀死大内氏的武将?小原隆言。

为什么雍正这么能赚钱呢?原来自然有很多,但至少雍正推行的几个政策非常好。

鲍承先,出身将门,世袭武职。明万历时期,鲍承先官至参将。天命五年(1620年),鲍承先跟从总兵贺世贤、李秉诚守卫沈阳。不久,改任开原东路统领,“新勇营”副将,继续镇守沈阳城。辽东巡抚熊廷弼上书赏赐诸将,鲍承先加都督佥事衔。

1609年,西班牙大型帆船圣弗朗西斯科号在从马尼拉至阿卡普尔科的途中遭遇恶劣天气而在江户附近的千叶失事。船员们被救起并受到热情款待,船长Rodrigo
de Vivero也同德川家康会面。

1543年(天文12年)6月、输过两次的大内义隆、派遣陶隆房的水军到河野氏的势力区域中、企图称霸濑户内海。河野氏和其门下全力迎战,但被说是鹤姫的右手和恋人的越智安成也因此战死。其后鹤姫集结剩下的兵力进行最后的反击。由于这次出其不意的奇袭造成大内军战败、使鹤姫得到胜利。
其后传说鹤姫在战后因为想念哥哥和恋人,而于18岁时自杀(鹤姫传说)。
辞世诗为“わが恋は 三岛の浦の うつせ贝 むなしくなりて 名をぞわづらふ”。

图片 4

天命六年(1621年)三月,努尔哈赤率领后金八旗军由懿路、蒲河,进攻沈阳、辽阳,鲍承先分兵出城驻守,不战而退,损失百余人,被俘数千人,鲍承先逃回城中。次年,总兵贺世贤战死,沈、辽相继失守,鲍承先退守广宁。

1609年11月29日,双方签订了一个条约。条约中约定西班牙人得以在日本东部建立工厂,并从新西班牙引进采矿专家,西班牙商船在必要时允许拜访日本,而日本方面将会派遣一位使者到西班牙王室。

图片 5

第一,摊丁入亩。2000多年的中国封建王朝,一直是收人头税,就是你生一个孩子就要交一份税,供养封建王朝。这样的政策导致很多人跑到深山老林去了,藏起来不交税了。也有很多人不愿意多生孩子,多生一个孩子就要多交一份税,哪里有这么多的钱呢?雍正改成摊丁入亩后,收财产税而不收人头税,收土地拥有者的税,不收劳动者本人的税。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老百姓才第一次敢放开了生,大胆的生。以至于到清末时,我们才有了4亿以上的人口。

天命七年(1622年),后金大汗努尔哈赤率兵大举进攻西平堡,鲍承先随总兵刘渠奉命驰援,遭遇后金军伏击导致大败,最后全军覆没,刘渠战死,鲍承先败逃。辽东巡抚王化贞弃广宁城,游击孙得功等人迎清军入广宁城。

图片 6

鹤姫所穿的胴丸目前在大山祇神社展示保存着,也是现存日本唯一女性用的胴丸。然后胸部部位因为为女性设计而较为鼓胀。

第二,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在中国古代,不单是刑不上大夫,而且税也不收读书人的。只要你这个人有了功名,只要你这个人当过官,政府就不收你的税了。所以,当过官的人、士绅阶层可以毫无顾忌的大量的土地兼并,反正他们不要交税。所以老百姓越来越穷,士绅阶层越来越富。雍正一看这能行吗?所以推行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政策,所有人都得交钱,而且得按照你拥有的财产来交税。

鲍承先只身隐匿数日,最后投降后金。努尔哈赤仍授他副将之职。

大使的计划

现在每年会举办以现在的风格安排演出鹤姫的一生的鹤姬祭。

图片 7

计除崇焕

一位名叫索铁罗(Luis
Sotelo)的圣方济各会修士在江户地区传教,他说服了德川幕府以他为使者出使新西班牙(墨西哥)。1610年,他随同一些返程的西班牙水手和22名日本人乘坐英国冒险家三浦按针为将军所造的圣布宜纳文图拉号(San
Buena Ventura)出发了。在新西班牙,索铁罗会见了总督维拉科(Luis de
Velazco),总督同意以著名探险家塞瓦斯蒂安·比斯卡伊诺(Sebastian
Vizcaino)的名义派使者到日本,并附加了一个额外任务就是去探寻被认为是在日本以东的号称为“金银岛”的岛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这个改革好啊,直到今天咱们很多人都还在抱怨,说:这个“个人所得税”,就是工薪阶层在交,所有的明星大腕企业家,他们反而不交个人所得税,他们交税的比例反而低于工薪阶层。雍正在几百年前就看明白了这个问题,怎么能让富人不交税呢?而让穷人多交税呢?所以,雍正一朝,国库不断充盈,但是国库钱的增加,不代表是因为老百姓钱的减少。恰恰相反,国库银的增加,老百姓的生活也在提高。这才是一个会赚钱,爱民如子的皇帝的做法。赚到的钱不能是靠搜刮老百姓的钱得来,而是要靠整体经济的提升。

天聪三年(1629年)十二月,皇太极率军伐明,鲍承先跟随郑亲王济尔哈朗由龙井关入关进攻马兰峪,招降其守将。到了北京城下,又招降了明朝的牧马厂太监,得到许多明朝战马。由于他忠于后金,后金的决策大臣宁完我推荐他在文馆任职。文馆是清朝初期的内阁,从这时起,鲍承先开始参预后金统治集团的军政大事。

比斯卡伊诺于1611年到达日本,并多次会见幕府将军和封建领主,但是因为他对于日本传统的蔑视,日本方面不断增长的对于天主教信仰的抵制以及荷兰人的对于西班牙野心的戒备而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比斯卡伊诺最终离开去寻找“金银岛”,在寻找的过程中遭遇坏天气,这迫使他带着重伤回到日本。

图片 8

图片 9

幕府将军决定建造一艘大型帆船将比斯卡伊诺连同一个日本使团带到新西班牙。

不过可惜的是,一个甭管多会赚钱的老爸,都会有一个无比会花钱的儿子。而且这样的事,古今都有。2001年的时候,克林顿交给小布什政府的时候,是一个当年财政有盈余的美国政府,那个时候美国政府一年算下来还能剩点钱,这在今天简直不敢想象啊。当年的美国财政界乐观估算,照这样下去的话,美国过几年就不会有国债了,就不需要借国债了。可是,架不住小布什的折腾,8年时间打了两场仗,耗了多少万亿美元。以至于今天美国的债台都已经超过20万亿美元了。今天哪敢有人说,美国有没有可能达到债务平衡,一分外债都没有呢?别人听了都会笑他是天方夜谭。所以,有些事情,真得拉长了历史,才能看的更透彻一些。

这时,后金军兵临北京城下,击败明军于德胜门外,明辽东经略袁崇焕率军2万人驰援,屯广渠门外,凭险设伏,成为后金军的主要威胁。皇太极召鲍承先、高鸿中密议,让他们用计杀袁崇焕。

仙台大名伊达政宗全权负责此项工程,他命令家臣支仓常长(はせくら
つねなが)主领此任务。日本人对这艘大型帆船命名为伊达村丸,后由西班牙人改名为圣胡安包蒂斯塔号(San
Juan
Bautista)。造此船总共享了45天,幕府派了800名造船工匠,700名铁匠及3000名木匠参与此项工程。

好了,各位亲爱的小伙伴,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这位四爷跟我们在清宫剧中看到的四爷不一样呢?那个四爷只会风花雪夜。而历史上的四爷则是一心为民的好皇帝。

鲍承先抓了几个明朝太监监禁起来,采取反间计韵方式,伪造与袁崇焕有秘密联络的情节,故意让这几个太监偷听到,然后又故意让他们逃走,崇祯皇帝听信了太监的报告,马上杀了袁崇焕。袁崇焕是明末著名将领,这对后金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胜利。

图片 10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由此,鲍承先越发得到皇太极的信任。此后数年,他或征战,或招降,在后金对明的战争中立了不少功劳。并屡次上书建议,对完善后金的政权建设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横越太平洋之旅

随军伐明

工程完成之后,该船便于1613年10月28日出发前往墨西哥阿卡普尔科。随行的有180人左右,包括了10名幕府武士(由海军大臣向井将监提供)、12名仙台武士、120名日本商人、船员和随从、以及大概40名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

天聪四年(1630年),清军攻克永平,鲍承先跟从清军同去,亲自撰写诏书晓谕迁安知县朱坚台、游击卜文焕等人,使他们开城投降,清军趁势进取了滦州。皇太极命鲍承先与副将白格率镶黄、镶蓝二旗的兵马戍守迁安,设立了五座台堡,明军来攻的时候,鲍承先指挥军队力战并且击退了他们。明军的监军道张春、总兵祖大寿等人会合各军6万人,攻打滦州,贝勒阿敏令鲍承先把驻守迁安的军队拿来守永平。等到滦州城破的时候,阿敏放弃永平逃走,率领诸位将领向东回了沈阳。皇太极下令议论诸将随意放弃城池的罪过,因为鲍承先、白格死守迁安,守住了城池并且击退了敌人,不追究他们的罪过。

经过三个月的海上航行,该船于1614年1月25日到达阿卡普尔科,使者们受到了隆重的接待。而支仓常长的最终任务是出使欧洲,在墨西哥呆了一段时后,他在韦拉克鲁斯乘坐名为Don
Antonio
Oquendo的船出航。帆船于6月10日从圣何塞出发驶往欧洲。支仓不得不将庞大的日本使团留在阿卡普尔科以等待他归来。

天聪五年(1631年),鲍承先跟从皇太极攻打大凌河,设计招降了翟家堡。

西班牙

天聪六年(1632年)十一月,皇太极询问文馆的诸位文臣,考察各部的启心郎的政绩好坏来进行取舍。鲍承先与宁完我、范文程上奏疏说:“应当考察他们的进言,有的人是真心为了国家,有的人巧言令色,应该以这个为准决定他们的去留。”

舰队于1614年10月5日到达西班牙圣路卡(Sanlucar de Barrameda)。

图片 11

“历经几许危险和风暴,舰队终于平安到岸,于10月5日抵达圣路卡(Sanlúcar de
Barrameda)港。驻在此地的梅迪纳西多尼亚(Medina
Sidonia)(注:此地在西班牙南部)公爵获得通知后派出了船只致敬和欢迎,并安排了豪华的住房给大使和他的随从们居住……”(Scipione
Amati”History of the Kingdom of Voxu”)

天聪七年(1633年)五月,明将孔有德、耿仲明前来归降,他们的船停留在镇江。鲍承先上疏说:“我们应该快点创建用水师攻打明朝,否则,明朝也用水师来抵御我们,那就不能有效攻打他们了。”七月,清军九攻克了旅顺,鲍承先又请求将镇江的兵船停留在盖州,以占领周边的各个岛,以仁义安抚那里的民众。

“由Boju主政伊达政宗所派遣的大使支仓常长,于1614年10月23日,也就是星期三这一天到达了塞维利亚。随从的有30名日本武士,12名弓箭手和执戟手。卫队长是一个基督徒,名为托马斯先生,他是一个日本殉教者的儿子”(Library
Capitular Calombina 84-7-19 Memorias…,fol,195)

天聪八年(1634年)五月,皇太极攻打明朝山西大同,明朝总督张宗衡、总兵曹文诏等人让鲍承先次子鲍韬写信给鲍承先请和。起初鲍承先投降,明军将鲍韬投入了应州的监狱,后来放他出来并让他送信,在山上行走的时候,遇到了蒙古土谢图济的农兵,将鲍韬等人的马夺走了,并且砍了鲍韬和他的随从。蒙古骑兵走后,鲍韬又醒了过来。有一个叫做冯国珍的人,把鲍韬送到了后金贝勒代善的大营,并且与鲍承先相见,随后鲍承先将他引荐给皇太极。皇太极见鲍韬受伤很严重,将他留在了军中,并让冯国珍将信送回。

大使于1615年1月30日在马德里会见了西班牙国王腓力三世。支仓向国王转交了伊达政宗的信,是关于贸易的请求书。国王应允了这些要求。

天聪九年(1635年)正月,鲍承先上疏说:“我私下里看见元帅孔有德、总兵耿仲明等人为他们的部将请求敕命,皇上允许他们自己行动。帝王开国,首先就应该注重自己的名号与仪制,自应该有上下之分。如果您想招来更多的投降者,可以让吏部去下诏招揽,使皇恩是出于您的而不是大臣的。”皇太极很不以为然,对他说:“孔有德等人率众航海远来,他们的功劳不小。任用贤人要说一不二。我诚心对待部下,之前已经有旨意了,怎么能随便更改?你当初失败后来归降,如今尚且位列诸功臣,受到朝廷的恩养。难道前来归顺的将领就没有功劳了吗?我对你说的这些话也并不是责备你,我深知你也是诚心上书进谏,所以我也以诚心来开导你。”

支仓在2月17日由国王的私人牧师授予洗礼,改名为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

备受重用

图片 12

天聪九年(1635年)八月,睿亲王多尔衮讨伐察哈尔蒙古时得到了元朝末年流落到漠北的传国玉玺,鲍承先请求命工部制做安放玉玺的宝盒,并且要求选择一个吉日,亲自率领群臣到城外迎接玉玺进宫,还要颁布得到传国玉玺的诏书给满、汉、蒙古各族人,皇太极听从了他的建议。不久,鲍承先和其他齐集而来的汉官宁完我、范文程、罗绣锦、梁正大、齐国儒、杨方兴等也劝说皇太极顺天意,合人心,受尊号,定国政。第二天,诸贝勒都写出了自己的誓词,送皇太极审阅,十二月二十八日,代善、阿巴泰、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萨哈廉、杜度、岳托、豪格诸贝勒都先后宣读了修改后的誓词。恰逢此时赶到盛京的外藩漠南蒙古诸贝勒,也要求皇太极上尊号,于是满蒙诸贝勒联合恳求皇太极即皇帝位。

法国

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称帝,并改文馆为内三院,鲍承先被授为内秘书院大学士。崇德三年(1638年),又改为吏部右参政。皇太极准备以郡王礼祭祀贝勒岳托,吏部误传岳托子袭爵郡王,理应受罚,但被宽免。

在横跨西班牙后,大使在地中海乘坐了三艘西班牙的三帆快速战舰驶向意大利。由于糟糕的天气,他们不得不在法国圣特罗佩(Saint
Tropez)港停留数日,在那里他们受到当地贵族的款待,并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注意。

崇德四年(1639年),汉军八旗创立,鲍承先隶属于汉军正红旗。

日本大使的到访被记录在当地的编年史中,条目为“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出使教皇的使者,陆奥国王伊达政宗家臣”

崇德五年(1640年),鲍承先跟从郑亲王济尔哈朗等人围困锦州,鲍承先防守衮塔。耕作时节明军伤害了清朝的农民,鲍承先退军不去援救,按律应该处死,皇太极将其投入大牢。后来因病被放出。

许多奇特的细节也记录在案:

晚年逝世

“他们从不用手指触及食物,而是用三只手指夹住两根小棍子来夹食物”。

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十月,清世祖顺治帝定鼎北京,鲍承先跟从顺治帝入关,因功顺治帝赐给鲍承先银币、鞍马。

“他们用手掌大小的柔软的丝绸似的软纸擤鼻涕,并且一张纸绝不使用两次,所以用过后就扔弃在地。他们很欣喜地看到我们的人围过去把纸捡起来。”

顺治二年(1645年),鲍承先逝世,顺治帝命大学士范文程验看装敛及安葬准备情况,并赐祭品。

“他们的剑锋利无比,吹纸得过。”

主要成就

(Relations of Mme de St Troppez,1615年10月, Bibliotheque Inguimbertine,
Carpentras).

从天聪三年(1629年)十二月起,鲍承先开始跟从皇太极参与攻打明朝的作战,到达北京城下后,鲍承先又招降了明朝的牧马太监,并且得到明朝许多战马。由于他忠于后金,后金的决策大臣宁完我推荐他在文馆任职。从这时起,鲍承先开始参预后金统治集团的军政大事。并且鲍承先与高鸿中一起,参与使用离间计诛杀明将袁崇焕。此后数年,他在后金对明的战争中立了不少功劳。

支仓常长1615年对圣特罗佩的访问是法日关系的最早记载。

清朝入关定都燕京后,鲍承先成为第一任内阁宰相,参与当朝军国大事。他与宁完我、范文程一起上疏建言:为明崇祯帝发丧,安抚宗室,举用遗臣,减免税赋,举办乡试,训练保甲,法尧舜拯救苍生,效汤武不杀无辜。他的奏章受到顺治皇帝和摄政王多尔兖的赞赏。

意大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日本使者到达意大利,他们得以于1615年11月在罗马见到教皇保罗五世。支仓向教皇呈递了一封信,其中含有日本和墨西哥通商的请求以及要求教皇派遣传教士去日本。教皇同意派遣传教士,但却把要求通商的决定转给西班牙国王做决定。教皇向伊达政宗写信,这封信的复本至今仍可在梵蒂冈看到。

图片 13

罗马元老院同意授予支仓罗马荣誉居民的称号,这份文件他带去了日本,现今在日本仙台。

意大利作家Scipione
Amati于1615年和1616年间陪伴著大使,并在罗马出版了一本名为“陆奥国历史”的书。

1616年法国出版商Abraham Savgrain出版了记录支仓对罗马访问的书:”Recit de
l’entree solemnelle et remarquable faite a Rome, par Dom Philippe
Francois Faxicura” (“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先生在罗马)

第二次造访西班牙

第二次到达西班牙时,支仓再次觐见了国王,但国王拒绝签署通商文件,因为支仓并不是代表日本政府的德川家康的使者。而德川于1614年1月发达公告下令驱逐在日本的传教士,并迫害日本信仰基督教者。

支仓于1617年6月从塞维亚启程回墨西哥,这时他已经在欧洲呆了两年了。而有一些日本使者留了下来住在西班牙靠近塞维亚(Coria
del Rio)的一个小镇上,他们的后代直到今日仍使用日本作为自己的姓氏。

图片 14

返回日本

1618年4月圣胡安包蒂斯塔(San Juan
Bautista)从墨西哥到达菲律宾,支仓和索铁罗登陆。这艘船被西班牙政府征召作为抵抗荷兰的战船。支仓于1620年8月返抵日本。

等到支仓回来时,日本已经彻底地改变了:自1614年起,日本开始清除基督教在日本的影响,日本进入了锁国时代。由于宗教迫害,试图与墨西哥建立贸易联系的努力终告失败。

最终,支仓似乎没有取得什么像样的成果,除了他对于西班牙国力及其开发殖民地的方法的观点影响了德川秀忠,并使他于1623年开始与西班牙断绝贸易往来,于1624年断绝了外交关系。

支仓后来怎么样无人知晓,但对于他晚年的说法却有很多种。有人说他放弃了基督教信仰,有人说他身死殉教,还有人说他参加了基督教私密团体。支仓死于1622年,他的坟墓立在宫城县一座佛教寺院(元福寺)旁。不过,现时在西班牙东南部有一小镇,镇里有数百名姓“赫本”(Japon)的人。这班人被认为是支仓常长的后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